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酷彩娱乐登入 > 正文
脸红了!想不到恋爱中的男人都这么不正经?!
2017-06-21 07:26 酷彩娱乐登入

大家都知道,一代才子徐志摩情史坎坷,风流倜傥。那这个大诗人怎么谈恋爱、说情话呢?看看他在《爱眉小札》里跟妻子陆小曼的书信署名体会一下吧。

最正常的是“你的丈夫摩”。

过一阵,丈夫摩就变成你的“愚夫”摩,颇有分嗔怪自己的娇气。

一个“摩摩”,卖的一手好萌。

但卖萌并不是终点,之后就往肉麻方向发展了,开始还是“你的亲摩”。

“摩摩吻你”是音同“默默吻你”吗?

简化下就成了“摩吻”,这个吻大概有毒。

“摩摩的亲吻”

“摩的热吻”

最后的暴击——“你的顶亲亲的摩摩”。

看到这儿,有的围观群众发挥脑洞,觉得如果徐志摩活在当下,应该很会“摩摩哒”:

还有网友直接觉得辣眼睛:

自己的署名如此肉麻,徐志摩给陆小曼起小名更来劲儿,称呼她为“眉”、“小龙”、“龙龙”、“我唯一的爱龙”、“眉爱”、“爱眉”、“至爱妻曼”、“眉眉至爱”、“爱眉亲亲”等等。

《爱眉小札》是陆小曼为了纪念丈夫诞辰40周年而出版的,其中除了这些看起来羞羞的署名之外,也有不少情话,男同志们可以拿小本本记下来去撩妹:

就是你我,一南一北。你说是我甘愿离南,我只说是你不肯随我北来。

你真的不知道我曾经怎样渴望和你两人并肩散一次步,或同出去吃一餐饭,或同看一次电影,也叫别人看了羡慕。

我真恨不得剖开我的胸膛,把我爱放在我心头热血最暖处窝着,再不让你遭受些微风霜的侵暴,再不让你受些微尘埃的沾染。

我没有别的方法,我就有爱;没有别的天才,就是爱;没有别的能耐,只是爱;没有别的动力,只是爱。

曾经扮演过徐志摩的多多爸,虽然年轻时也够文艺,都得甘拜下风吧。

都说民国的爱,爱得含蓄,其实那不过是表面。私底下的民国文人,可从来都不掩饰自己炽热的爱心。

大翻译家朱生豪,就是一个情话满分的boy。

女人都害怕老去,一般男人顶多不耐烦地安慰一下,但朱生豪是怎么说的?

整个世界都陪你满满变老,况且你老了也很可爱。真不愧是说出“醒来觉得甚是爱你”的情话达人。

这样浪漫情话都能写成书的朱生豪,给自己和妻子的昵称怎么可能差?

普通的有小癞痢头、赖赖头、朱朱、朱儿……

翻译家外国范儿的有伤心的保罗、快乐的亨利、不说诳的约翰、魔鬼的叔父、Big Bad Wolf……

中国古典小说型是黄天霸、和尚、无赖、元始天尊、小三麻子、云儿飘……

有一次,他感觉妻子宋清如只爱小猫不爱他,还气哼哼地叫自己“老鼠”,撒起娇来真是让人好气又好笑。

朱生豪宋清如夫妇

鲁迅和许广平,是师生恋,在这里她姐要佩服一下许广平的撩汉功力。

跟老师鲁迅第一次通信,她恭恭敬敬自称“谨受教的一个小学生许广平”。过了四天的信里,就变成“小学生许广平”。

又过了五天,署名为“鲁迅先生的学生许广平”,巧妙地将两人的名字靠在一起,更显亲密。

到了第二个月,她给鲁迅写信,便自称为“小鬼许广平”,相当萌萌哒。

成功撩到鲁迅,婚后的鲁迅许广平夫妇,在写信时依然延续了有趣的昵称。

那个“横眉冷对千夫指”的鲁迅,和妻子互称为“小白象”、“小刺猬”,还用算术等式创造出独特的昵称:“小刺猬=小莲蓬=小莲子”。反差萌太厉害!

比起这些像小情侣似的逗趣嬉笑,她姐觉得周总理和邓颖超的通信,读来不但有恋爱中的热情,更有老夫老妻时的深情。

“吻你万千”

“颖妹 手草”

情书的每一个字里,都透着“想你”。

“拥抱着你,向你低声倾诉”

只是分离了三天 ,却像离开了一个世界般煎熬。

指点江山时沉着不乱的周总理,到了给“颖妹”写情书时,却开始吞吞吐吐。

而她姐最感动的,是她署名“你的知己兼好妻”的时候。既是知己,又是爱人,世上最好的婚姻莫过如此。

1954年,邓颖超刚好是50岁了。在现在人看来,一个半大老太,还是对着丈夫称“我亲爱的老伴”,这是何等珍贵。

所以,别再说老一辈不会恋爱了。民国时的夫妻秀起来恩爱,真没有现在的人什么事儿!

本文来源:她刊 。哒哒-自媒体责任编辑:王爱平_NQ508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