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酷彩娱乐 > 正文
篮球之神的父情节故事:爸爸在天堂里看我打球
2017-06-18 06:19 酷彩娱乐

1996年6月16日,公牛和超音速的总决赛第六战,迈克尔-乔丹拿下22分9篮板7助攻,帮助公牛87-75击败超音速,以总比分4-2拿下个人生涯的第四座总冠军奖杯。那一年的总决赛,最令人难忘的瞬间,不是什么压哨绝杀,也不是什么飞身暴扣,而是夺冠后乔丹躺在更衣室的地板上,泪流满面,几近崩溃。

那一天正好是父亲节,而那也是迈克尔-乔丹在父亲詹姆斯-乔丹1993年遇害后的首次夺冠。赛后,在接受记者拉沙德的采访时,乔丹动情地说道:“我知道他在哪儿,我知道他在看着我打球,我要把这个冠军献给我的父亲。”

迈克尔-乔丹最忠实的球迷

詹姆斯-乔丹早年也曾经是一个篮球运动员,虽然他没有打过职业联赛。在一场篮球赛后,他认识了一个名叫迪罗里斯的15岁小女孩,两人一见钟情。在詹姆斯-乔丹从军队退伍后,他和迪罗里斯完婚,并生下了五个儿女,迈克尔-乔丹排名老三。

迈克尔-乔丹从小就展现了极佳的运动天赋,而身为打过篮球的父亲,詹姆斯-乔丹也认为自己的儿子是可塑之才,他一直鼓励迈克尔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。

早年间,詹姆斯-乔丹还是通用电气的一个叉车操作员,后来,他成为了一个部门的主管。不管工作有多忙,他总是会争取抽出时间去看迈克尔打球,从高中到大学,只要儿子有比赛,他总是会尽量到场,可以说,他是迈克尔-乔丹最忠实的球迷。

他们之间不仅仅是父子关系,两人还是很亲密的朋友。詹姆斯-乔丹退休后,更是绝大部分时间都住在芝加哥。他在那儿陪伴儿子,观看了当时的每一场比赛。1991年,迈克尔-乔丹第一次夺得NBA总冠军时,詹姆斯-乔丹也出现在他的身旁,父子俩和总冠军奖杯的那张合影甚至被资深摄影记者安迪-博斯丁称为自己最得意的作品之一。

当时这张照片出来后,乔丹公司的一个代表还给博斯丁打了一个电话,告诉他乔丹想要冲洗一张放大版挂在自己的办公室。由此可见,乔丹是多么珍惜他们之间的父子情。甚至,乔丹进球后那著名的吐舌头动作,也是源于他的父亲,当时詹姆斯-乔丹的一个习惯就是每当全身心投入工作时,他常常会不由自主地吐出舌头。

1986年NBA全明星赛最有价值球员的戒指、1990-91赛季NBA总冠军戒指的复刻纪念版,以及1991-92赛季的总冠军纪念手表,这些都是迈克尔-乔丹送给父亲的礼物。在他看来,詹姆斯-乔丹无疑是他最愿意与之分享荣誉的那个人。

乔丹父亲遭劫杀

1993年7月22日,詹姆斯-乔丹独自一人开车前往威明顿,参加老朋友威利-坎普的葬礼。坎普是老乔丹在威明顿通用电气厂工作时的同事。葬礼过后,老乔丹还去了坎普位于阿特金森的家里看了看,警方相信坎普的遗孀阿泽拉是老乔丹在生前见过的最后一个熟人。

第二天凌晨,老乔丹发动了他那台红色的雷克萨斯400,向夏洛特驶去,谁也没料到这竟是一条通向死亡的不归路。

7月23日凌晨,两名小混混格林和戴美瑞在74号国道和95号州际公路的交叉路口看到了詹姆斯-乔丹的那辆红色雷克萨斯。车上的人把座椅靠背调后正在睡觉,为了透气,车窗并没有完全关闭。发现是台好车后,两人很快锁定了目标。

格林和戴美瑞一步步逼近车子,这时候车上的人突然被脚步惊醒,大叫道:“什么事!”

这句话,成为了詹姆斯-乔丹生前说的最后一句话。根据戴美瑞的供述,车里的那人刚喊了这么一句,格林就开枪把他打死了。车门没有上锁,两人把尸体拖出来不久,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。

死者的手指上戴着两枚戒指,一枚是1986年NBA全明星赛最有价值球员的戒指,戒指的一侧写着“MJ”的字样,另一枚是1990-91赛季NBA总冠军戒指的复刻纪念版,他的手腕上还有一块1991-92赛季的总冠军纪念手表,这些都是迈克尔-乔丹当年送给父亲的礼物。死者的驾照上,也写着他的名字。格林顿时有点慌了,他对戴美瑞说:“天啦,我们杀了迈克尔-乔丹的爸爸!”戴美瑞说:“不可能吧!”格林说:“是真的。”

可是,人已经杀了,两人商量着把尸体运到附近的垃圾处理厂,利用化学物质把尸体腐蚀掉,逃过警方的鉴别。不过,由于垃圾处理厂的大门紧锁,他们始终无法进入,不得不更改计划,将尸体遗弃在沼泽地的灌木丛里。

弃尸后,两人继续赶路,路上还不停地用乔丹父亲的手机打电话,想要为这辆车联系一个买家。格林甚至还自拍了一段视频炫耀,展示了詹姆斯-乔丹的一些贵重物品和衣服。

三天后,这辆车还没出手,两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决定干脆把车丢弃在郊外,只是卖了车上的音响和四个轮胎,换了一些现金来分赃。

8月3日,也就是老乔丹失踪后第11天,一个名叫哈尔-洛克利尔的建筑工人在夏洛特以南120英里的沼泽附近钓鱼时,无意在灌木丛里发现了这具高度腐烂的尸体。

发现乔丹父亲尸体的地方

由于尸体高度腐烂,没有穿鞋,也没有身份证明,所以他的身份一直无法确定。当地的机构并没有冷藏柜,又适逢酷热的夏天,已经高度腐败的尸体自然是不能再放着等人认领了,布朗只能在8月6日将尸体火化,留下了下颚骨和双手,以便于进一步鉴定。

就在尸体被火化的前一天,那台红色雷克萨斯400在北卡州的费耶特维尔被发现,车子被发现的地方,大约在发现尸体那片沼泽地西南边60英里。车子内部的音响以及四个轮胎已经被卸走,前后挡风玻璃也都被敲碎,车子的牌照是UNC0023。

8月10日,雷-巴特尔终于找到了卖出这辆车的经销商。老板马丁-布雷德曼确认该车是迈克尔-乔丹买下送给父亲詹姆斯-乔丹的。与此同时,通过牙医记录,詹姆斯-乔丹的身份也得到确认。没过多久,验尸官布朗终于将骨灰交到了迈克尔-乔丹的手中。

父亲遇害让乔丹黯然退役

詹姆斯-乔丹的被害,让迈克尔-乔丹几乎面临崩溃的边缘。他连续几天把自己关在家里。据当时乔丹身边的人透露,乔丹陷入了深深的自责:“你不是无所不能吗?为什么连自己的父亲都保护不了?”

这起意外事件震惊全美,乔丹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。从那时起,大量的媒体无时无刻地跟着乔丹,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他的痛苦,他在哀悼自己的亲人时,却避免不了受到外界的干扰。这让乔丹烦不胜烦。那些人毫无顾忌地窥探乔丹的个人隐私,这些隐私,都是乔丹不愿意向公众展现的。

经过慎重考虑,乔丹决定从NBA退役,离开公众的视线,改行去打棒球,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,乔丹谈到了昔日自己的这个决定。“那正是我父亲在过世前跟我谈到的,我从NBA退役后可以改打棒球。那是我们第一次三连冠后他对我说的,那更像是他对我发起的一项巨大的挑战。当时在篮球场上,已经没有人能再给我挑战。除了我的父亲,他挑战我,希望我去打打棒球。”

迈克尔-乔丹还是个孩子时,父子俩就常常在一起打棒球。棒球是他让迈克尔接触的第一项球类运动,甚至一度希望迈克尔成为棒球明星。比起篮球,棒球也是詹姆斯-乔丹个人更擅长的一项运动,他还曾经打过棒球的半职业联赛。

1993年10月,乔丹遵循了父亲的遗愿,成为了棒球小联盟的一员。对于乔丹而言,与其说是在挑战一项新的运动,倒不如说是他希望通过棒球怀念他的父亲。

“我想棒球给了我一个机会,去重温我与父亲共处的时光,”迈克尔-乔丹说,“每当我认真地去回忆,回忆他教会我的每一件事,我明白了我的每一项成就里都有着他的一份功劳,我不后悔当初退役打棒球的决定,那对我来说是一个疗伤的过程。”

1996年6月16日,已经在NBA复出的迈克尔-乔丹率领公牛再次夺得总冠军!乔丹抱着篮球,躺在地板上失声痛哭。而这一天,恰恰是父亲节!

乔丹说:“我知道他在哪儿,我知道他在天堂里看着我打球。”